慰安妇幸存者忆:隔三天就吃一次避孕药

  • 时间:
  • 浏览:21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我们曾走访200位亲历抗战者。今天,我们重新将这部口述实录呈现在读者面前。曾经向我们讲述过这段历史的老人中,如今已有很多人业已辞世。但他们讲述的这些血与火的故事、他们经历的那段并不遥远的历史,不容我们遗忘。本文采写于2005年,文中时间皆以2005年为准。 “慰安妇”许多国家的历史学家和法律学家说,在二战那场空前的劫难中,有两种罪行最令人发指,那就是德国法西斯对犹太人的集中大屠杀和日本法西斯实施的慰安妇制度。


点击查看更多图片

  “慰安妇”

  许多国家的历史学家和法律学家说,在二战那场空前的劫难中,有两种罪行最令人发指,那就是德国法西斯对犹太人的集中大屠杀和日本法西斯实施的慰安妇制度。

  二战期间,全世界至少有40万妇女被日军强逼为性奴隶,受害者涉及中国、朝鲜半岛、东南亚各地、日本和少量在亚洲的白人妇女;作为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者,中国至少有20万妇女被逼充当过“慰安妇”,其中大部分被日军凌虐致死;日军在中国20多个省市设立的“慰安所”不少于1万个,中国“慰安妇”平均“慰安”日军官兵的比例是1比89。

  中国学者苏智良说:“‘慰安妇’制度的罪恶在于它是当时的日本政府和军队运用国家力量,有计划实施的军事性奴隶行径;它是人类文明史上罕见的暴行,是日本侵略者违反人道主义、违反人性伦理、违反战争常规的制度化了的国家犯罪行为;它严重侵犯受害妇女的人权,是世界妇女史上最为惨痛的一页。”

  没想到被抓当晚我就被强奸了采访时间:2005年4月23日采访地点:三亚市保亭县南林乡罗葵村见证人:林亚金女,81岁,黎族。没有儿女的她,寄居在亲戚家里,到现在还下地干活儿,一年能收割四五百斤稻子。2005年3月12日,林亚金与为她担任黎语翻译的张应勇一起飞赴日本,为海南“慰安妇”事件受害者状告日本政府一案出庭作证。